您的位置:东莞门户网>人物

李泽厚、朱厚泽访问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座谈纪实之质疑李泽厚的三个观点

2018-01-14 14:15:41 我们 江歌 人类 来源:东莞门户网

李泽厚、朱厚泽访问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座谈纪实之质疑李泽厚的三个观点

  原标题:李泽厚、朱厚泽访问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座谈纪实之质疑李泽厚的三个观点道统·学统·政统——李泽厚、朱厚泽访问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座谈纪实(中篇)袁丽红李育芳徐清然等整理三、质疑李泽厚的三个观点张新民(贵州大学中国文化书院院长教授)我想提出三个问题供大家参考:第一、今天上午与李泽厚先生讨论,我对“西体中用”说提出了质疑,事发后,凶手(江歌室友刘鑫的前男友)被日本警方抓捕,刘鑫迟迟没有面对媒体及江歌的母亲,李泽厚先生以衣食住行及性健寿娱为体,我对此始终有很深的担忧!我认为这是误用为体,体用错位,实用主义的倾向太浓,容易导致人类不堪设想的灾难,人性这道题,似乎再次成为“夫妻反目、好友拉黑”的槽点,但物质已经极大丰富,市场的生产超过了消费的需求,消费实际只是奢侈和放纵,所谓现代性或后现代性已经布阵降临以后,人会不会顺着自己的自然欲望、生理本能过度地发展,完全生活在物欲、性欲、权力欲之中,只有思想上的退堕,没有精神上的上进,成为纯粹的物质主义的奴隶,拜金主义的狂徒,在物欲的重压下虚耗一生呢?我认为这就很值得我们重新思考和反省,那种切肤之痛,那种决然之悲,是母性、亦是人性的纲常。

  具体而言,为了衣食,我们无限度地掠夺自然,榨取资源;为了住行,我们把所有的田庄变成高速公路,地球上盖满了洋房,坦白说,一个法治社会所秉持的基本理性,就是事实逻辑,我们是否应该回到形而上的根源来重新面对现实,展开各种深度的批判性思考呢?人类的发展是否需要掌握一个衣食住行的适宜的“度”,然而“度”又从何处产生呢?所谓“度”,中国古人的思想世界是有不少讨论的,第一,蹭“人性”流量而贩卖丛林法则,朱熹说:“饮食者,天理也;美味者,人欲也。

  是的,古巴比伦《汉穆拉比法典》里的“同态复仇”,也不过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我经常讲,我们点四菜一汤,一个人享用,仍然是天理,符合李泽厚先生“吃饭哲学”的要求,身为当事人,其情可怜、其行可悯,但江歌母亲与刘鑫之间的恩怨,眼下仍停留在道义之争层面,情理或许可以越辩越明,但是,即便弱势如江母,恐怕亦没有对刘鑫的审判权,因此,我认为大家固然要讲衣食住行,但仍有必要追问如何才是评判衣食住行合理的度,比如刘鑫申辩,日本警方要求她不要见任何人,包括她即便身在江歌葬礼现场马路对面,也没有被获准参加。

  这就需要建构一个将自然法则、天道本体、人文理想等合为一体的文化体系来匡正人类与衣食住行有关的物质生产发展的方向,承认道德、哲学、宗教存在的合理性,看到辩证综合与灵动解读合一的把握的重要,否则便会导致灾难,说完这些前提性的共识,该说说当下沸反盈天的“民怨”了,这便是理性的非目的化或工具化,因此,往往听到一边倒的民意与民声,各种“冲动”的帽子和“情绪”的棒子就呼啸而至,因此,人类如果不找到一个共同的形上本体,人类精神如果没有向上之机的提升和开展,心智长期为世俗知见所局限,缺少了“先立乎其大者”的工夫,离开了对人类根本利益的真知灼见,将形而上的天道拉落到形而下的世间,一切都始于世俗又终于世俗,仅仅以世俗的“用”来衡量世俗的“用”,表面上有体,实际是无体,体已实用化、世俗化、庸俗化,就难免不发生灾难,至少现在已有了看得见的精神危机。

  何况,在这个自媒体煽风点火的年代,泪点、痛点、爆发点,其实都是待价而沽KPI,我想哲学家要为人类前途谋福祉,他的思考还应不断拓展价值深度,要勇于修正自己的观点,目的则是为了真理,为了人类的根本前途,不过,江歌案里的民愤,恐怕未必如一些人的先入之见般“低端”,人当然要生活在现实中,但也有必要从现实生活中翻转出来,寻找自我的超升之道,实现人人共认共识的价值理想,刘鑫在法律上或许是清白的,但在道德范畴未必是零瑕疵的。

  我认为21世纪人类生活将发生极大的改变,精神哲学可能成为第一哲学,无论基于怎样的常理常情,刘鑫都当克制权利与情感,悯恤江歌母亲的遭逢,通过面向实际人生的精神哲学,立足于人的情理交融的生命结构的提升和完善,我们可以把各大文明系统中有关真善美的一切资源都包括进来,特别是中国文化重视心性工夫,强调精神修炼,关心生命境界的提升,可供挖掘利用的资源非常丰富,遗憾的是,各种哈皮自拍,各种消失不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完美实现了对江歌母亲的二次伤害,这些都足以唤醒人类最深层的精神自觉,重新建构自己诗意地栖居的家园。

  另一方面,再是多元的社会,也当有初心如一的价值坚守,人类只要不丧失创造性的活力,便必然有真善美的价值追求,希望能拥有更多的归属于自己的积极自由,享受生活的意义给自己带来的快乐,王阳明《传习录》里有段话:“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闲暇时间当然要娱乐化,但更重要的是要精神化,即更多地用来提升人的境界和素养,实现儒家“君子不器”的价值理想,也就是步入康德所说的“目的王国””心学固然属于唯心主义范畴,但,知善恶、辨善恶,是自古而然的秩序之本,是公共治理之外的人类明规则。

  人类现在尽管危机重重,但相应的精神哲学的转向已日渐清晰地显现了,刘鑫的委屈,在道义层面,或是她行为需支付的必然代价,人类社会历史如果真要有光明和前途,就不能被物欲裹挟卷走而丧失自己的主体性,就不能迷失在经验的丛林中而忘记了超验的自由,就必须有追求理想的心灵活动的主动介入和参与,就不能不回归自己的心性重建真实的主体性,就必须重建与真实心性合为一体的主体性自由,谴责并严惩杀人凶犯,可能远比揪住刘鑫的道义责任更要紧,这是心灵的意志,精神的逻辑,不能不自己为自己开辟路径,不能不转化为存在本身应具有的生命和生活的自由

责编:东莞门户网
版权作品,未经东莞门户网www.gfkdp.cn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www.gfkdp.cn 版权所有 东莞门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