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东莞门户网>生活

家校合作亟须厘清责权边界

2018-01-14 10:53:52 孩子 家长 事故 来源:东莞门户网

  原标题:家校合作亟须厘清责权边界原本是学校要求家长陪同孩子值日打扫教室卫生,结果演变成家长值日;原本是为了给孩子减负而早早放学,结果却成了家长的接送负担;原本是给孩子留的亲子作业,由于超出孩子的能力,结果成了家长作业,接受记者采访的教育专家认为,在教育领域,这些都属于家校合作的范畴,上述现象的背后,是我国的家校合作责权不清,家校合作仍缺乏制度保障,昨日,公交车司机首度露脸讲述自己内心愧疚之意,希望能得到死者家属的谅解,首都师范大学初等教育学院讲师傅添博士告诉记者,构建家校合作,关键是看执行情况。

  昨日下午,南都记者联系上罗雄辉,他说,这两天来,自己精神一直很不好,心理压力很大,出事后当天晚上都睡不着觉,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想起这个事儿,“开了20多年车,从没有出过事故,一出就这么大的事儿”,在北京师范大学一位不愿具名的教授看来,实践中存在的问题是,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在探索家校合作时流于形式,甚至混淆了家校合作的责权边界,将本不应该由家长承担的教育责任转嫁给家庭。

  “前面是一台一台进去的,快到站的时候,我就把门打开了”,罗雄辉称,车门开了之后,过了10多秒,当时前门已经有三四个乘客进来,自己也发现一个女孩子下车了,自己便将门关上,“前门关得比较快,后门关得比较慢,后门是慢慢合拢的””北京师范大学这位教授对记者说。

  罗雄辉猜测,当时孩子下车的时候,“有可能是在看手机”,而孩子在下车的时候,在门关闭的那一瞬间,孩子可能跳下去,门夹到了脚,当时车子在行进过程中,他没有感觉到车子有压到人,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看来,同样必须遵循教育基本规律的,还包括教育行政部门。

  在罗雄辉看来,这一次车祸,或将打烂自己大半辈子赖以为生的饭碗,出事之后,他被公司停止了工作,目前正在全力配合交警对整个事故进行调查,“我也不知道这个事情接下来怎么处理,我现在大脑一片空白”,2018年,教育部还两次就《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征求意见稿)》两次征求意见,其中提出,减少作业,一至三年级不留书面家庭作业。

  但是,罗雄辉称,不管怎样,交警认定的结果,他会接受,并尽能力去完成,对此,储朝晖说,不论是教育行政部门禁止老师给小学一二年级学生布置书面家庭作业,还是老师给小学一二年级学生布置过量的家庭作业,都属于不遵循教育基本规律导致的两个误区。

  据罗雄辉所在的东部公交有关负责人透露,他们分别于昨日和前日试图与家属进行沟通,表示要前往家中进行慰问,但都被一一婉拒,“简单地让孩子早早离开学校,但在现行的工作制度下,家长没有时间接棒对孩子教育,反而让这段时间的孩子处于教育的空档期。

  昨日下午,孩子生前所在的学校布吉中学校长谢爱兵告诉南都记者,学校此前已经给孩子购买了意外伤害险,事故发生后,学校已经给孩子报了保险,而保险也已经在走相关调查程序”那么,应如何构建良好的家校合作关系?傅添认为,构建理想的家校合作,首先应该是学校要帮助家长养成主体意识,让他们意识到,家校合作并不是单纯地增加他们的负担和转移学校的教育责任,而是为了使双方协力,更好地教育孩子,家长本身对于教育孩子也有着极为重要的责任。

  谢爱兵说,事故发生后,学校方面一直在考虑善后的事情,学生们也主动提出来要给他家人进行募捐,家长也应该知道怎样把自己的教育职责做好。

  交警:事故正在进一步调查昨日,南都记者从深圳市交警局获悉,01月14日上午,罗某辉(男)驾驶粤BN3480号大型普通客车(381公交车),沿布吉街道吉华路自北往南方向行驶,途经布吉一村公交站台路段上下客时,黄某(男,16岁)在下车的过程中被车门夹住腿部导致摔倒,后被该车右后轮碾压,造成黄某当场死亡,傅添建议,构建良好的家校关系,一定要发挥家校委员会的作用,如果家长对学校的做法有疑问或意见的话,可以及时向学校反映,以更好地促成家长和学校对学生的合作教育。

责编:东莞门户网
版权作品,未经东莞门户网www.gfkdp.cn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www.gfkdp.cn 版权所有 东莞门户网